人物專訪——102學年度臺大優秀青年張植康

文/領導學程第五屆 農化四 吳君儀、第六屆 電機二 張瀞婷

今年臺大優秀青年選拔中,有位領導學程第四屆學生─張植康獲得此項殊榮。我們與植康相約訪談,除了可以了解這位優秀青年在大學生活中,做出甚麼樣的創舉、有甚麼樣的突破,並將他的經驗與學程的學生分享之。

Q:請問當初為何加入領導學程?在學程中參加過甚麼活動?
當時想做一些有趣的活動、認識其他人,因此就動念想加學程。我上學分學程系統網站,查到領導跟創創學程還蠻有趣的,也參觀了「領導學程第二屆成果展」覺得蠻有興趣,申請然後就錄取了。除此之外,也想要增進跟人相處的能力,我承認自己高中時期不擅於社交(笑)。上了大學除了領導學程,其實還有很多事情同時在發生,很難界定甚麼特定事情造就現在的我。不過回首起來,領導學程是很重要的一環。
我參加的第一個活動是第四屆領導營的學員,之後沒多久接了「宜蘭縣政策研發競賽暨政府交流計畫」總召,這件事情變成我很大的生活重心。下學期參加「團隊學習與戶外領導」,還有負責「深坑再皂」講座的部分,學期的下半就決定接領導營總召,之後就沒有甚麼活動,只有進階領導專題。而我參與過的活動有大領交與晨行人。
關於「深坑社區,再次重皂」之細節:那是學程第三屆的專案,在做廢油肥皂回收跟推廣。第二年希望可以繼續傳承,於是其中一個人就重新組成團隊。我們討論目標:讓大家想到深坑除了想到臭豆腐,也能想到做臭豆腐剩下的油能做成肥皂。所以我們有安排比賽、講座及持續做廢油肥皂的改進。那當時我們算是接續前面的專案,所以那時候大家的期待不一樣,而且我們團隊的人不多,各自都有很多事要忙,投入的時間就不多。我自己的目標則是透過辦講座來增加自己的經歷,因為我自己沒做過這件事,透過這樣的方式來增加自己的經驗,不會覺得這是一個失敗的專案,會試著自我調適。
宜蘭縣政策研發競賽暨政府交流計劃的經過:當初會接這計畫起因於柯承恩老師約同學們出來講這個想法,以往學程一直期盼能夠跟政府合作並且交流、做一個論壇,但是一直沒有做成。後來我們覺得這是個難得的機會,於是決定試試看。

Q:那我想在請問關於你辦過的「柬刀石頭Book」的細節?
其實在那之前還有一個「拓印夢想國度」。我有一個好朋友是澎湖人,當他們從澎湖來到台北,覺得資源落差很大,不管是老師、講座、藝文活動、科學活動……。我們在想,才隔個台灣海峽就有如此大的差距,那麼國外會怎麼樣呢?於是我們找上AIESEC海外成長計畫的朋友合作,他們安排吃、住、交通,我們再安插自己的專案。我在團隊中負責做網站及粉絲專頁,然後投提案競賽,得到獎金再去買書,這件事結束後有一些迴響。
之後第二年我們就討論關於影響力的事情,像是我們到底能做什麼?於是我們決定去柬埔寨,不同的是這次是募書而不是直接帶書過去,並且去幫當地的一些寺廟開補習班、幫忙改善學校的環境、整理圖書室,這次就得到很大的迴響,可能是因為累積,也可能是作法不同,於是我們有繼續傳承,希望這件事可以繼續做。
我們花很多時間在討論目標,主要目標不是改善他們的教育環境,而是希望大家可以看見、思考、行動。在台灣,大學生、碩士生滿街都是,大家順利地考上來了,但其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為什麼自己要讀書、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嘛,但是當我們到了柬埔寨,就會發現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,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邊。他們有些人經濟也不是很好,可是就是很願意花一點錢上學校,我們希望更多人看見這樣的落差,以及思考自己的角色,然後去行動改變自己或他人。

Q:當時為何下定決心當領導營總召?也想知道你當時接領導營總召的心態?
那時我們感慨於學程雖有很多資源,但除非學生主動否則沒人會發現、知道,因此我想要有個系統把大家都聚集起來,而且當時我們四屆的大家都散了,只剩十幾二十個,自己覺得很可惜,於是想辦個領導營,然後把大家都凝聚起來,也讓五屆可以凝聚下去。
其實籌備期間有段時間我很不想做,因宜蘭計畫是雙總召,我跟那夥伴合作得很好,當時領導營也想以雙總召的方式運作,可以減輕壓力負擔。但後來我的夥伴有其他更重要的目標,所以之後就是以我為主力。那段時間感到疲憊,而且暑假大家都很難找,但又是最重要的時期,住宿行程都要決定好,因此只有少數幾個人做得很辛苦。但後來我重新審視,回頭檢視自己的目標動機,還是決定要把它做好。也有打電話給每個人關心情形,動之以情、說之以理,說得動當然很好,很多情況是說不動的,也就算了!因我不屬於很會說服、勉強別人的那種人,只好自己把他接下來。

Q:你擔任過很多活動的總召,當團隊內意見沒有共識時,你會怎麼做?
我的領導風格是遇到有衝突的時候,我會下決定。有些人會要求大家都有共識,不過這是每個人風格的問題,沒有一定的好壞。若有人不同意就一定要說服,因大家不是心甘情願做這件事情就沒有意義,續航力也不好。如果不行說服也要想辦法做調整,做一些他可以接受的事情,例如調整工作,畢竟不能要他做他不願意做的事情,這樣做出來東西不會好。

Q:當大家都很有想法時,該如何突顯自己的特色使自己能夠為這個團隊做點事?
做你能做的事吧!如果你覺得有事情你能做,那就自願去做,把它做好。我們現在接觸到的都是小團體,每個人在裡面都有會自己的角色,有他存在的必要。做好自己就好了!

Q:領導學導論、組織運作導論學生都被要求執行專案,如何訂定專案題目?學生在專案中扮演的角色如何拿捏?
其實這門課對學程學生多重要,取決於專案執行的程度。主題訂定沒有甚麼限制,是取決於團隊中有甚麼人、經驗想法,重點是把一個主題的程度做得深入。因此組員間必須有共識,對專案要有同樣的期待。有部份人對專案有很大的期待、想要把它做得很好,這是件好事。但有些人會認為這就是一門課沒有必要如此認真,這樣他們會付出比較少,對整組組員來說較不公平、會有些摩擦。所以這些勢必要事先溝通好的。做大做小就看各團隊了,像城市浪人就做很大,算是成功的案例。做小也沒甚麼不好,若大家都有自己的規劃,做個嘗試也可以。
學生執行專案中最常遇到尋求贊助問題,但這也很難解決,因店家對學生的印象並非一日之寒。若真要解決,就別把自己想成是學生、跳脫這個身分,別人才會把你當作大人看待。我覺得學生有個很大的限制就是時間、應該說長期性,一門課的專案很容易因課程結束而沒有延續,但有些成功專案還可以延續下去,我覺得有兩種可能性:發起人要有很大的展望、目標並且願意持續投入,第二就是要找傳承。當有個活動能夠持之以恆,繼續做下去就會做出口碑、有相當的成績,跟外界溝通就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,不過萬事起頭難。

Q:如何把自己定位超脫學生?
其實這個社會對於學生很寬容,他們會覺得:「學生嘛,他們不懂事。」所以容忍你很多東西,但是當你真的出社會,其實不是這麼一回事,像是禮貌以及態度,都是大家很看重的。所以跳出學生的框架就是:不要受限於學生,要達到社會的期待,把每件事情都做到最好。像是在工作一樣,不要覺得:「我是學生嘛,我還有功課,我還有社團。」開始做一件事那這就是你的專業,你就要認真去做。認真地把它當一回事。

Q:學程一再地強調「跨出舒適圈」,想知道這對你來說會不會有壓力?
會,但是不會很大到感覺被限制,畢竟到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,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,可是你擔心能幹嘛,就去嘛!有些事情,如果我沒有去接觸、如果我平常沒有在一些參加過的活動的話,我就不會知道這些事情。

Q:組織運作中最難的就是「人與人之間的溝通」,在學程待了兩年後,碰到跟人溝通的問題,你覺得應該要如何解決比較好?
最重要的是回到「人」這件事情,整個團隊就是由人構成的。我自己說話算很直,若開會上發生這件事我會直接把想法講出來,也要求對方講出看法。但我就是講話太直、甚至有點衝,難免會有些衝突產生,有時就必須用私下方法(ex傳訊息、請好朋友幫忙中介一下)。針對這件事情,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風格,我個人就比較直接,針對比較多考慮的人可能要用其他方式。至於「在開會時發表意見是否會影響團隊運作」這考量沒甚麼不好,但別把責任看得太重,你今天說一句話影響整個團體,這是團體的問題,不是你的問題。在領導學中團隊是相當緊密的,今天團隊做的任何決策不是你一人的責任,所以要做的就是想辦法讓團隊變得更好,不需要顧慮太多。

Q:回歸到優秀青年,當初你為何會想要申請優秀青年?
去年學程的助理問我怎麼沒申請,叫我試試看,我就去申請了。

Q:優秀青年的審核標準?
敦品勵學愛國愛人,項目包含學術、愛國愛校、服務學習、社團、領導學程、其他。申請表沒特殊標準、格式,沒有面試,各院代表投票,投兩輪選出十六人。

Q:獲獎後是否覺得自己要對這個社會付出更多?
其實我很喜歡臺大,這裡能享盡各種資源,我希望可以用我的故事讓更多人去思考,一件件事不相干,但其實追本溯源都是你。如果真的要說我為什麼我會得獎,我會說,我與眾不同,我做了一些學生不會做的事,我沒有把自己受限在學生這個角色上,所以我發現當你有這樣的認知,你會發現你做的東西多很多,你會發現你的世界變得很寬廣,希望可以讓更多人能映照這個觀點,然後跳脫學生這個框架,甚至教育體制這個框架。

Q:如果你要給學程的學弟妹們一個建議的話,你會給甚麼建議?
多看、增加視野。每個人時間有限、經歷有限,但是你把自己關在舒適圈,你會錯過很多事,但其實就是很多東西你不知道、沒想像過,不管做人處事態度、職業、活動、領域,去接觸自己沒接觸過的東西,和不同的人對話交流,讓自己的視野增加。

Q:當我們做一些活動時,會設立目標,但是當你發現這些目標達成有困難時,你所謂的調適是否為換一個較簡單的目標嗎?
我覺得要看你有多想達成這目標,如果你非常希望達成,就會不計一切手段去達成他。當你現在有想要改變目標這個想法,就表示說──這並不是你最想要的。
我很喜歡一句話:「高牆的存在是為了讓你證明有多想要一件事達成」。如果今天這個目標很容易達成,你就不會去思考這個目標是不是你真正想要的。遇到困難時,才有辦法去思考你有多想要去達成,所以當你今天遇到困難的話,也許你會捨棄掉一些目標,但那就是你沒有那麼想要的目標,而最核心的地方還是要保留著。如果目標是一個這麼容易就被改變的東西的話,何必要設這個目標?目標就是一個指引,根本就沒有辦法捨棄。雖然說目標是需要因時因地改變的,但不要因為達不到而改變或捨棄,真正的目標是不能因為困難而改變的,如果你真的想要達成的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