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處與生命反省

文/領導學程第三屆 日文三 陳樺萱

 課程概述:此課程以訓練領袖之生命深度為主,地點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內部,分別有24小時獨處、72小時獨處及後續的團體對話時間,有指導員會在獨處前協助參與者設定目標。獨處模式以個別獨處進行,期間禁止與夥伴會面及對話。

修習獨處這堂課對我而言是個相當艱難的決定,我想有所成長,同時也希望過程能安然無恙;想要獨立為自己負責,卻又急著確定是否有人能保障我萬無一失;想遠離世俗親近自然,可是又很害怕怪力亂神的東西…我那慣性依賴的陋習一直伴著膽小與未知不斷擴大。老師告訴我們「不要害怕跟自己在一起,自己真的沒有那麼可怕。」別人害怕的是面對真實的自己,而我的顧慮,竟是源於如此膚淺的原因嗎﹖退去了生命安全的顧慮,會不會其實我也同樣在逃避面對真正的自己呢?還來不及問清楚,我就這麼踏上了獨處之旅。

在這片到處環繞著菅芒花的世界裡,我坐觀不知名的野草,仰望橘紅與墨綠交織的山景,庭院深深,我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悠遊自在。只是一回頭,兩塊藍白塑膠布仍靜靜躺在原地,而那兩塊默默午睡的布將會是我今晚的家!一想於此,我只好乖乖的擺好地布、扛起石頭,一步步搭起我的家。問題是,我實在很不會搭帳篷,只記得老師之前教的繩結綁法,但不知道要怎麼搭才會穩固。一次又一次,左邊搭穩了,右邊就倒了,右邊用好了,左邊又塌了,我不厭其煩的反覆著相同動作,一次又一次用石頭把登山杖固定好,雖然總覺得哪裡怪怪的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的不知變通依然使帳棚一再崩塌。突然間,我想起來了!應該要在石頭上綁線,然後跟登山杖一起綁起來才對!我立刻搬了幾顆中大型石頭過來,仔細地一個個綁好。方法對了,成功果然就不遠,我看著搭建完成的帳篷,有了滿滿的成就感。

放心之後,我坐在帳棚旁野餐,享受美好的悠然時光,眺望遠處山景,輕訪身邊芒草,靜看眼前的景色漸層染上薄暮之光,然後驀然回首,竟發現帳棚又塌了一邊!大概是繩子鬆了吧﹖我快步向前,映入眼簾的居然是斷了一半的登山杖……我的心隨著寒流涼了一大半。

不過我還算是個受眷顧的女孩,雖然花了一整個下午來建築我的家,還遭遇了登山杖斷掉半截的窘境,但至少雨等到我建好帳篷後才開始下。此刻躲在帳篷內的我,看著從近到遠的透明雨景,有種說不出的寧靜感,不安的一切都過去了,留在心中的滿是感謝與珍惜。這幢既柔弱又堅強的家,就叫「定風坡」吧!方才不急不徐搭著帳篷的我,無畏寒流與冷風,讓心在漫無目的的翻飛中,看見了藍天中的希望,更發現了搭帳篷的好方法。此時外面的微雨濛濛,夜色如水,想著剛剛的經歷,正是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
就這樣,一個人靜靜的,靜靜的,不知過了多久,我開始想念起我的母親。我想告訴她剛剛的事情,我想告訴媽媽我做到了!我自己搭出一個家了!一直以來,都是別人在幫我撐起世界,都是別人在為我遮風擋雨,如今,是時候該改變了!外面雨聲漸遠,世界在我眼前成了一條流動的星河,是我對自己的承諾。

我想了很多,在帳篷裡望著墨黑的天色,我想著我生命裡重要的人,也想著重要的大事小事,夜深了,我的心事也深了。

我心中一直有一個未解的疑惑,無聲無息出沒在心底,讓我陷在其中難以前進。雖然很在意很在意,卻只是想著,沒有任何進展與了悟,也許是我太鑽牛角尖了吧,那麼,該怎麼辦才好呢﹖什麼才是自己真正的心意﹖我選擇放任自己完全投入記憶裡,來想一切的點點滴滴。時而恍惚,時而開朗,但無法整理好這些連自己也不太明白的心情,後來我乾脆拿起筆記本,用文字來傾訴那些隱密的思緒,慢慢的,景象逐漸清晰,原本緊鎖心海的澎湃,逐漸散去了清晨的霧氣,一字一句,我品讀著自己深沉而幽微的心意,突然有所明白。我小心翼翼的寫下一段文字:「我所有的真心真意,只要你問起,我一定都會回答你。」原來所有的答案都在自己心裡,不在哪裡,就在這裡。

此時此刻的我,有好多好多的期盼與追尋,不想可惜了夢想,不想錯過了希望,我要築出一棟最美的心房,給我想成為的自己。

我在海拔兩千五百公尺的深山間,再一次認識了自我,回到海平線的高度後,這些曾經都會變成夢中的山河,常駐我心。